智庫中國 > 

朱寧:中國經濟的信心和底氣來自三個方面

來源:新華網 | 作者:朱寧 | 時間:2019-07-03 | 責編:李曉曼

       朱寧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教授、國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長

當今全球經濟正經歷變革,世界正在步入一個全球化新時代。在2019夏季達沃斯論壇上,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最大發展中國家,中國經濟的轉型與發展備受關注。

中國經濟的信心底氣何在?如何更好地融入全球化進程?全球化過程中金融市場如何深化改革?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教授、國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朱寧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接受了思客專訪,發表了自己的觀點與判斷。

思客:中美經貿摩擦背景下,中國經濟走向無疑備受矚目,您覺得中國經濟的信心和活力來自哪里?

朱寧:我認為中國經濟信心和活力來自三個方面。第一,從目前發展方向上看,中國經濟正處于轉型和升級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基于我們國家的機制和規模,我們已經創造了很大的財富。隨著中等收入群體的不斷擴大,我們的市場規模無論對國內企業還是國外企業,都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同時,在人們對美好生活不斷追求的推動下,整個中國在創新創業和消費升級上都有很大發展空間。

第二,信心和底氣主要來自于我們對經濟發展長久以來形成的經驗。回顧過去四十年來,經濟發展取得矚目成績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們在關鍵的歷史節點做出了正確的發展決策和相應的政策。如果我們能延續過去四十年改革的成功經驗,繼續堅持循序漸進的改革理念和思路,即使發展之路不是一帆風順的,但在遇到挑戰的時候,我們也能化解并推動經濟發展到一個新的水平。

第三,中國在全球經濟發展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所發揮的影響力與十年前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我們經濟發展融入全球化的事實帶來了什么影響?——全球經濟發展離不開中國經濟的發展,而中國經濟發展也一定會對全球經濟產生深遠影響。所以,我們面對的發展問題是全球性的。無論平穩發展還是出現波動,都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各國應齊心協力。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如果用一個詞形容,我想到了“波瀾壯闊”。我們成長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這是非常讓人振奮的成就。“人間正道是滄桑”,波動是經濟發展進程中不可避免的現實,但我們發展成了一個成功的經濟體,給全球帶來豐富的經驗。

思客:在世界經濟和全球化治理中,您認為中國應該發揮什么作用?

朱寧:我個人有三個方面的建議。第一個建議,咱們有句老話叫做“言傳身教”。我們還是要有定力,堅持改革開放,用實際行動向世界進一步證明我們發展的成績和對世界的貢獻。讓全世界其他國家感受到我們履行了對全球化做出的承諾,這一點特別重要。

第二,隨著中國發展規模的不斷壯大和國際影響力的增強,一些國家會產生持續平等相處與協同發展的疑慮。其實不必擔心,我們在過去幾十年里一直在樹立好的聲譽,積極推動各國協同發展。接下來我們還要進一步把這個信息和聲音向全世界傳遞。我們在崛起同時,希望通過自身的成功和經驗帶動和幫助全世界其他國家和我們一起共享發展帶來的福利,共同創造更好的生活。

最后一個建議,我們要把握好當下的關鍵節點——科技進步。科技發展對經濟增長的貢獻越來越大,特別是顛覆性的技術,對幫助發展中國家“跳蛙式”的進步,直接向更發達的階段邁進起到重要作用。比如中國在人工智能、大數據、人臉支付等領域的優勢,可以跟其它新興市場分享,帶動其他的新興市場的發展,更好地利用技術進步,在全球化進程中擴大中國影響力。

思客:您對未來幾年中國經濟的走向有什么樣的預測?

朱寧:第一,我個人覺得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的放緩是一個必經過程,我們沒必要對經濟增速放緩有太大的擔憂或者恐懼,畢竟中國這么大的一個經濟體量已經高速增長了四十年,再保持過去十年的高速增長是很難的。

第二,現在仍然有一些短期的、戰術性的政策調整,比如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我們還有不少政策資源可以調動來促進經濟的發展,我覺得我們要充分利用這方面的優勢和資源。

第三,我覺得還是回到“高質量而不是高速度的發展”這個點。高質量其實涵蓋很多領域,比如環境保護、防范系統金融風險、精準扶貧、消費升級、創意創新等等。如果我們能夠擺脫原來通過大量人力或者資本投入獲得經濟增長的模式,而是通過更加先進的生產方式、更加先進的組織形式實現經濟增長,能夠讓大家不用“九九六”、不用天天加班,仍然能享受到一個比較發達的國家的國民所享受的福利和待遇,我覺得這比經濟增長快0.1個點或者慢0.1個點更重要。

從中長期來看,我對中國經濟還是非常有信心的,第一,我們有一個很大規模的市場;第二,中國的文化是充滿勤勞、創意精神的文化;第三,當前新的改革措施會把經濟增長模式從傳統的要素投入型增長模式推動到新的創新形式的增長模式,這個我非常期待。

思客:新增長模式會觸發一些新的經濟增長點,您覺得哪些行業會向創新創業型發展轉向?

朱寧:我覺得主要是三個領域。第一個領域是大消費行業,大消費行業涵蓋的領域非常廣,比如教育行業、旅游行業都可以被當作是一個消費行業。從發達國家的發展歷程來看,隨著人均收入的增加,人們的生活方式整個會發生改變,從更多是物品消費到更多是服務消費,從簡單的必需品消費到逐漸是奢侈品的消費,有些人會從國內消費變成是全球化消費。和消費升級相關的領域,我一直都非常看好。

第二點是生命醫藥。我覺得隨著人口老齡化,以及人們對更高質量生活提出需求,新的醫療技術、醫療提供的方式、護理服務等等會在今后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間。

第三點是跟“硬核”科技相關的行業,有人說中國大量的、非常成功的企業并靠的并不是技術創新而是商業模式的創新,這個話也對也不對。商業模式能夠創新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有一些根本性的技術發生了改變,所以無論是人工智能、大數據,還是人臉識別,甚至以后可能的對外太空的探索,對不同自然資源的獲取都非常重要。從整個人類歷史上來看,科技進步還是經濟發展最持續、最可靠的一個推動力。

思客:全球化也對中國經濟提出了轉型要求。但有觀點認為,我們“經濟要轉型,但金融沒跟上”。您認同嗎?

朱寧:我不是特別同意這個說法,我個人認為我們的金融改革可能已經走在了實體經濟改革的前面。但我也認為中國經濟改革的下一個最核心攻堅戰可能就是金融領域的改革,因為金融有兩個很特別的地方:

首先是全球化體系。無論你喜歡或者不喜歡,都要逐漸融入金融全球化的體系;其次,資本的流入是非常高效和迅速的,這點跟傳統的對實體經濟進行監管的思路非常不同。

關于金融改革,我覺得有三個特別大的方向:

第一點,發揮市場資源配置的作用。現在經濟中仍然存在大量剛性兌付的現象,而只要存在剛性兌付,就會導致投資者收益和風險的不對稱,這不是一個完全的市場性行為,會把很多市場風險轉嫁給政府,這種做法會導致整個經濟體內債務的增長速度非常快、資產價格不停上漲。我認為每個投資者都要為自己的投資責任負責,即使你虧損了,那你是你愿賭,自然要服輸。我覺得市場化的契約精神特別重要。

第二點,監管信息的分享和監管的協調特別重要。隨著整個金融體系越來越復雜,不同金融業態相互之間的關系也越來越緊密,如何透過某一個業態或者某一個金融機構看到整個金融資本市場的風險或者波動的可能性,特別重要。這對我們的金融監管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

第三點是金融素養的教育,現在國內仍有不少投資者、企業家對金融知識,甚至是最基本的金融知識的了解,特別不充分,風險意識、管控風險的能力不強,從這點來說,如何在全社會層面讓大家對金融更加關注、有更強的金融知識和素養是任重而道遠的工作。這個工作其實有很大挑戰,因為金融從來都不是一個入行門檻很低的行業,大家會覺得不熟悉就算了,但越是這樣,越應該從政府、社會的角度進行宣傳和普及。

記者:在當前環境下,您對投資者有哪些建議或者忠告?

朱寧:我一直有三個忠告。第一,大家要多元化投資。無論你覺得自己對某個資產有多了解,都最好有一個比較多元化的組合,既要有一定的股票、債券、房地產、大宗商品,還要有一定的現金,保持流動性。對普通股民來講,這可能是最安全也最可持續的一個方式。

第二,一定不要追漲殺跌。散戶最容易犯的錯誤之一就是追漲殺跌,看見市場漲了幾天,覺得市場會一直漲下去,就把所有財富都投入進去,這可能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投資行為。

第三,學會止損。通過大量的大數據分析,散戶特別容易犯的一個錯誤是什么呢?虧損了20%就馬上不想這支股票,結果從20%的虧損變成50%的虧損。很多時候散戶必須要跟自己說,我最多只能承受15%的虧損,一旦,一旦虧到這個程度就一定要強制平倉,這一點特別重要。

發表評論

福彩擂台赛中彩网